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只祈求一场安睡:一百九十六章.这几根手指是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只祈求一场安睡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已经摆了一座小山的甜品遗迹。明明这家伙吃了这么多,吃相还这样丑恶,但是桌面上却意外的干净整洁到令人怀疑这些东西是不是在摆拍。

    无语的时间一直持续到白渊所点满是巧克力的蛋糕摆到桌面上。不知是不是里面的工作人员已经知晓了秋梦未来的行动,这期间侍者倒先给她端了好几份甜品,而她又往嘴里塞了三块小蛋糕。虽说每一块的个头都不是很大、永生种的食量也不是以胃来决定、吃得再多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看着明明塞下了足以让白渊从此畏惧甜品的甜食量却依旧平坦的腰肢,从侧面观察了好几遍的白渊轻声赞叹到明明吃得挺多该长的地方还是完全没反应啊。

    短暂的一愣神,秋梦不禁俏脸一红老娘虽然不介意它!但是你这混蛋为什么就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说出这种欠揍的话!

    说欠揍的话已经不少了,但是这个人只要出现在视野里,哪怕只是一颦一笑,秋梦都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挑动着自己的神经,无名火就腾腾的往外冒!

    不过秋梦怒火归怒火,手里和嘴里半点停滞都没有,就像饿极的野狗,冬眠前的狗熊。一个劲的往肚子里塞进食物。

    看得出来对面的人也就是逞个嘴上得意。而且还是吃着东西在说话。白渊用手护住自己的蛋糕和奶茶,不无嫌弃的撇撇嘴得了得了。我先尝尝味道。没空跟你玩。

    漆黑的巧克力与蛋糕刚一入口。顺滑的味道和沁人心脾的清爽甜味就唰!的一下在白渊的舌尖冲刷而过,那种甜味后发超车然后迅速消散,留巧克力回味无穷的体验,让白渊眼前一亮这种手艺。这种手段。哇

    失去了褒赞的词汇。白渊只觉得自己唯有更加细心的品尝,更加认真的食用,让身心一同在这阵愉悦中变得畅快淋漓才是对制作者手艺的最高赞赏。

    你别想着让我付账。我可没带多少钱。

    眯着眼的白渊注意到有人的视线在盯着自己,立马冷下脸来我的卡被人带走了。待会还得你帮我付钱,我给家里的孩子们带一份。

    意外的。秋梦只是瞪了一眼。没有多做言语。

    秋梦虽然不算小气的人,但是她不至于这样大方的给自己这等好处啊。虽然价格也不算特别贵。不过总感觉哪里奇怪。

    直到走出店门,白渊都还没能从刚刚秋梦果断的答应中回过神来。哪怕手中已经提溜着一个装满甜品的盒子。哪怕秋梦落在后面就是为了结账。

    那个白渊,站住!我都请你吃蛋糕了能不能别这样冷血的转身就走!

    走了没多远,身后尖锐的声音就响彻在这条与主干道不同,有些幽静的小路上。

    悠悠然转过身来的白渊看着秋梦怒气冲冲的走过来,突然伸出一只手秋梦,这是几?

    话音未落。秋梦就猛然双眼翻白,扑通一下倒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吃进去的甜点缘故,声音有着不符合她体型的沉闷。

    缓缓收回手上黑棍的白渊漠然看着躺在地上的秋梦你是在留意着我的手呢?还是我的问题?亦或者在考虑着我是不是在动用权能掩饰我的手指?

    每一个不想答错这种简单问题的人在那一瞬间都会把所有的思考方向指向这四根手指究竟是不是四。

    绝对不会想到白渊的真正目的是给她来上那么一闷棍

    啊~屡试不爽。

    阴招损招层出不穷的白渊发出今天第一声畅爽的感叹,旋即驮着秋梦向研究所走去。

    匹配各地遗物与所有人信息的工作其实相当简单。除了工作量稍大之外,起码克里斯不用像普通人工作时需要面对来自被调查对象的抗拒——这一部分早已在星月岛由统战线的手段得到解决。她的工作反而因此显得简单而枯燥。

    倒是梅林,一周多过去了,他已经去了三个地区进行实地调查。毕竟有些遗物的特征不够明显,甚至在被多次转手使用后,其特征早已消磨殆尽。而一些比较大的集群也是被放进了日程中,估摸着半个月以内他都得在辛苦的旅途中奔波他辛苦个!

    天天好吃好喝伺候着,美少女(梅林已经交代了这个弟子的情况)伴着,世界各地的旅行,天天往北风宅发旅途中的照片,有时是他工作时的侧颜,有时是惬意的在风景宜人的一看就很高级的场所里休息,照片中要么是他一个人;要么是那个叫爱可的女孩;要么就是两人一起;甚者还有在某地参加活动时的大合照——别说白渊,北风都想现在就冲过去把他揍一顿!

    为什么有些人的运气就真的如此令人羡慕。不过是出差而已,北风当初也有因为事务原因四处奔波啊,为什么就只能是一个人风餐露宿蓬头垢面甚至被人误认为乞丐???

    为了避开北风那家伙的凄惨哀嚎,趁着天气晴朗,白渊随便打了个招呼就穿上外套离开了北风宅。

    今天下午是皓夜等女孩子们一同出门的日子,临走前还拿走了白渊的**,估计是要shog个痛快。话说为什么就要拿自己的卡?北风不也挺有钱?宙斯前段时间从自家乖女儿那里也拿了不少生活费啊!

    不过转念一想好像都是白渊自己的人,也就萨莉卡是宙斯家老妹儿,用白渊的钱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一想到自己的钱包可能会遭遇百年难得一见的大缩水,白渊就觉得心头好像正在被那群丫头在用刀叉剜着,一阵阵令人感到头晕眼花的肉疼不住的冲击着脑海。

    不过表面上白渊还是非常冷静的,他一面走一面想着有的没的,随意的溜达着,步伐就不知不觉来到了星月岛。一段时间没来,这里的变化又是焕然一新的感觉。

    毕竟是新兴地区,发展快很正常。而且赫尔墨斯等一众人正在努力推进星月岛与人类社会的融合,在可以自由展露本体形态的情况保持不变之下,在岛屿上增添了许多常驻的设备,从伪装效果到禁空禁魔的都有,不仅没有劣化长寿种的生**验,反而在不断的引进人类商户和服务的过程中变得更加令人舒适惬意。岛内的治安问题也得到了显著提示。年轻小伙们乱抛火球术对殴的情况得到了全面禁止。

    这刚走没多远,白渊就又遇到了熟悉的人——这只能怪他们视力太好,星月至空座的轻轨出口斜坡往下走去之后就是一条笔直长达一千五百米的直道,虽然笔直畅通,但是环岛公路更加自由,所以飞车党出没意外的少。而岚兄妹两人就正好从远处的转角走出来,无时不刻不在四处张望的兰一下子就看见了闲人气息几乎凝成实质的白渊正两手插兜摇摇晃晃的在车站附近逛悠。然后策划了一场失败的袭击。

    呜白渊老师你对我们这样的小孩子下手都这么重的吗。

    《只祈求一场安睡》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botazo.com/books/80189/
上一章        只祈求一场安睡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