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高处不胜寒:第七十九章 结局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高处不胜寒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真的,我嬴湄一生固然磕磕碰碰,没个顺畅日子,但终不悔来这世上走一遭!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

    姜瑶此伤非轻,只恨自己把持不定,越发觉得无脸见人,于是,奔回寝室,蒙头痛哭。直到下半夜,她才昏昏入睡,谁想眼皮还未合紧,又被一片喧嚣闹醒。她寻到声音出处,这才晓得绯烟已诞下一个女娃。看着白白胖胖又呱呱大哭的小婴儿,她心底一片,倒也忘了上半夜得的刺激,只埋着头,和谢韵、宋纬等人前前后后的张罗。

    到了第二日,她被绯烟差到里,特特向嬴湄报喜,顺便捎些东篱先生配制的益气补身丸。

    嬴湄休憩一夜,神自是好于昨日,今又闻得喜讯,更是开怀。她痛痛快快的接过药丸,伴水服用。而后,二人闲谈了大约半个时辰,经太医催促,姜瑶方才辞别出。

    嬴湄犹无心休憩,只恨自己身躯如残,无法飞到绯烟身边。一时,她记起姬冰在逃亡路上说过的话,不由锥心刺骨。她唤来娥宦者,命他们将自己搬到摘星楼。

    这摘星楼乃咸阳中地势最高的去处,鸟瞰咸阳,绰绰有余。嬴湄先是守在可远眺蒹葭园的方位,遥遥想着满园欢喜的人们。而后,她换到南边,举目一扫,天穹苍苍,大地朦朦,上上下下全被严霜笼罩。泪花没来由的簌簌滚落,她怎么也止不住:脑中反复翻腾的,是望乡葱笼的j□j。

    真真可笑,都折腾了三年,她怎么还困在同一个地方!

    嬴湄,此生苦苦挣扎,真有意趣么?

    泪下愈多,渐而滂沱,她双肩抖动,竟连轮椅都坐不安稳。

    一双大手,急速而温柔的入她的两胁,稳稳将她抱住。朦胧中,她感觉到丝帕轻轻揩拭,那股温柔的劲儿,似可滴水而出。她仰起头,分明看到一张极稔熟的轮廓,她不禁捧住,呢喃曰:冰,是你来了么?

    一只冰冷的大手压住她滚烫的指头,她才抽搐,冷而坚硬的声音已刺入两耳:湄儿,是寡人。

    她眨了眨眼,眼眶中最后的两颗泪珠倏然滚落。

    他叹了气,柔了声:湄儿,这里太冷,你身子弱,咱们回去吧。言罢,他弯下腰,将她横抱于怀。

    她没有扭动挣扎,反靠着他的膛,低低道:蒙政,我想家了。

    他的臂弯一沉,旋即将她搂得更紧:湄儿,你说什么?

    我想家了。

    在家之前。

    她稍稍离开他的口,视线正正对上他黑黑的眸子,缓缓曰:蒙政。

    相识三年,她从来不曾这样温和的唤过他的姓名。他看着她,眉眼处,全是盛开的喜悦:湄儿,再叫一次。听话,再叫一次。

    她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果然又轻轻的唤了一声。

    刹那,他只觉得腔里鼓囊囊塞满了东西,它们似棉絮轻盈,又似羽翼般有力,直托着魂魄飘飘飞扬。他以下巴摩挲着她的鬓角,柔柔曰:湄儿,在这里看得到南方么?

    她大大的眸子依然黑油油、水濛濛,那种柔顺,像足了卷曲屋檐的流浪猫儿。他本该加倍欣喜,奈何厚厚的衣袍下,尖尖的肩夹骨硬硬的顶着他的口,直顶得他五脏肺腑一并楚痛。他俯在她的耳畔,道:湄儿还想看,是么?

    她没有说话,眼眸固执南望。他往旁边溜眼,早有宦者沿栏铺好软软毡裘。他抱着她,又在她身上加了一层狐皮,这才凭槛而坐。

    深秋的风,凌厉而放肆,拍打在人面上,不一刻便叫人唇青面紫。他终是担忧她承受不住,正要婉劝,她却开了腔:蒙政,你觉得湄儿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么?

    他定了眼珠:是。寡人的湄儿,从来都是天下独一无二的。

    不,你错了。这天下,还有一个和我仿佛。

    他略略转动她的肩,她果然看着他,嘴角噙笑,苍白的两腮泛起不寻常的晕红:蒙政,湄儿哪里是独一无二的。这世间,你和我如此肖似,有时,我都疑心我们是一个模子铸成。

    他的心一抽,腔内已分不出喜忧,惟腾出一手,抓牢她的五指,紧紧爹在自己面上:湄儿,你真这么想?

    她缓缓点首,望着他的目光渐而迷朦:人人都说我逞强好胜,是顶可恶的女子。可他们哪里晓得,我也不愿如此的。你知道,我爹是武将,常年戍边,难得顾家,就是顾家,然本枝大叶,亦未能周全照顾娘亲和我。蒙政,你别看我只生得这等寻常模样,但我娘却是极美,就是你的妃嫔列队成行,也挑不出及得上她的。可我娘命苦,少时就被卖到青楼,纵是后来嫁与我爹,仍有许多狂蜂浪蝶上门纠缠。内中有个极奸极滑的恶贼,他处处亲近我爹,且人前人后时时显出坐怀不乱的君子品行。我爹对他甚是信赖,在我五岁那年便托他代为管家。结果清明那日,他支开所有家下人丁,直闯内院。我娘自是不肯依从,可那人武孔有力,一个耳光便将我娘搧晕了。我使不上劲,缩在花盆架下哇哇大哭。他嫌着碍事,了一把椅子,狞笑着走过来。我一急,死命往后退,无意将花盆撞落。我当时也真是吓傻了,跟着就往后倒。那恶贼以为我已被砸晕,忙凑上来核实。我手里正抓了把泥,趁他不备,全撒向他的眼睛。他急得又跳又骂,我则是拿着什么便砸他什么,这般乒乒乓乓的声响里,终于招来了其他人。过后,家下左右,无人不夸我机警,美名曰不愧为武将的女儿。可他们哪里知道,我早就双脚发软,几无法站立。

    他低下头,咬牙道:湄儿,那恶贼还在世么?

    不知道。他被送官后,家里有门道,审着审着,便去向不明了。我爹每每提及此事,没有不牙痒痒的。

    他的大手包住她的小手:湄儿放心,便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把此恶贼揪出来。

    他凝视着她,黑眸中分明浮起一层困惑。

    她却笑了,幽幽道:蒙政,过去我确实是睚眦必报。但这事,我和我爹当年凭自己之力做不到,如今又何必劳你兴师动众?再说,这事对我也并非全无益处。你瞧,我娘极弱嫂子合集帖吧,我便要极强;我爹识人不清,我便要擦亮眼睛;家下人等得过且过,我便要时时未雨绸缪。一来二去,我终于可以当家作主,护得全家老少。

    《高处不胜寒》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botazo.com/books/402324/
上一章        高处不胜寒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