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高处不胜寒:第七十八章 归宿(三)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高处不胜寒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姜瑶看都不肯看他,只冲家仆曰:关不关门随你们高兴。若是惹出祸端,看管大哥怎么处置!说罢,转身就走。

    家仆左右为难,看看她的背影,又瞄瞄门外,陪笑道:这位公子,请快放手。别砸了小的们饭碗。

    王璨望着那个越走越急的窈窕身影,微微抬高嗓门:姜瑶,王某为谁而来,你不会不知。你若就这么走开,王某定会日日来、夜夜守,不介意把事情闹得更大。到时候若是连累蒹葭园内的一干女眷,你可不要怨恨。

    姜瑶霍然回头,嗤笑道:哼,你当这里是燕京么?

    他终于能接上她的视线,不禁笑容可掬:王某既能平安无事的到达这里,自然也能引得咸阳的关照。不知,你的湄姐近来可好?

    两个把门的家仆顿时小眼闪闪,目光就盘桓在门里门外。原来,蒹葭园被血洗后,人丁大减,许多婢女差役都是从乡下重新招募,他们之前并不曾有机会瞻仰兰台公子的风姿;故此刻照了面也不相识。姜瑶却被这些好奇的目光盯得浑身难受:走不是,留又不甘。

    门外之人眯起眼,款款道:你若有顾虑,咱们也不走远,就坐在大门外的槐树下。这里有这么多壮实兄弟,难道还能看着你被欺负不成?莫不是说,你终归是惧怕王某?

    姜瑶被这话一激,生生扭转身子,直走出来。

    王璨眼内亮起的光芒,直抵得上摇曳的明烛。他赶紧掏出绢帕,铺在槐树下的石凳上。姜瑶低头看了看,鼓起腮邦,将绢帕吹落地上,方端端正正的坐好。王璨面上的笑容略略僵硬,见她并无开口之意,便轻声道:姜姑娘,过去种种,都是王某不好。王某这厢赔罪。

    他弯下腰,深深作揖。再举目时,她已站起身子,抬脚就往大门走去。他抢上一步,声音有些急促:姑娘,话还没说上几句,怎么就走了?

    她横来一眼:你千里迢迢,不就是为了当面赔罪么?既然已经赔罪,我自然该走。

    他嘴角苦笑出的纹印越发鲜明:姜姑娘,你对王某成见就这么深,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

    她转个方向,他亦跟着转动,不多不少,总是快她半步:姜姑娘,想来王某的遭遇你也听说了。其实,王某早就想到咸阳请罪,然要取道晋国,再折入秦,跋涉千里不算,还关卡重重,不似从前那般轻而易举。

    怎么,你失了荣华富贵,倒是我的过错?

    他愕然:姑娘何出此言?你令王某迷途知返,王某感激不尽,又岂有责怪之意?

    既无责怪,你又赔了罪,又谢了恩情,我可以走了么?

    他不说话了,双眸荡漾,仿佛堤坝崩溃,万水泻流。

    她冷冷睥睨,目光里竟不曾有一丝波澜。

    他从袖笼中掏出个小物什,恰是当初他强逼她编的稻梗鸳鸯。不知是年深月久,还是常被人把玩,稻梗鸳鸯彩绘剥落,不复当初光彩。

    她冷笑出声:你这是作给谁看?从前你以此陷害湄姐,今夜难不成还来提醒我,说咱们真有奸情?

    他的面孔一派煞白,良久,声音才低低冒出:姑娘,王某出生官家,少时可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不知疾苦为何物。然父亲突遭暗算,暴亡军中,王某由天坠地,人见人杀,甚至亲族近交亦苦苦索命。这般人情冷暖,足叫王某万事看穿,从此后再没有下不得手的事。惟独姑娘这里,竟是意气所为,轻浮而浅薄,自己都为之羞愧。姑娘,你不愿好颜相对,这是王某活该。今日王某也不敢耽搁,但问姑娘一声,若是王某某日横死,可不可以和这物什一同安葬?

    这话口气寂寥,确乎藏着了无生趣的意味,她有些踌躇,微微偏转身子。他正望着她,眸子剔透,仿佛只会反光的琉璃珠子。

    她向来深信人眼如人心,但此人城府深深,招连绵,她岂可再入歧途?于是,她硬是掐断心里冒出的星点幼苗,背过身,淡淡道:那玩意虽然不值钱,但我做的东西,也不是专给人糟蹋的。你将它放下,快快走吧。

    他低头看着掌中之物,终是弯下腰,缓缓将稻梗鸳鸯放在地上。

    她等了许久,总听不到离开的脚步,正犹豫着要不要先溜回府,便闻得身后浅浅叹息。

    姜瑶,王某现在不是哪位帝王的犬马,再不会为谁而勾心斗角,从今后,与你一般,不过平头百姓。可笑,无论在燕还是在晋,凡王某所过之处,那些探知消息的人,无不把王某当菩萨供着。你说,他们是真对王某好么?

    她没有接口,身子纹丝不动。

    姜瑶,你曾在天牢内问王某有没有心。王某当时不承欢愿:美人在侧txt下载答,非是心虚,却是自己也迷惘了。如你所言,王某经历惨痛,所以凡事皆留有心眼,比之嬴湄,确乎要游刃有余。唯其如此,王某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天牢。还在燕国境内时,那些所谓忠贞不二的掾属,个个催促王某打出手中底牌,以便与慕容隼分庭抗礼。哼,其实他们想要的,不过是做个开国功臣,好封妻荫子。及至王某到了晋国,别说晋帝的爱将宠臣,就是当初翻脸追杀王某的宗亲们,亦百般殷勤,定要将王某的名字添在琅琊王氏的族谱中。哼,这般丑态,也不过是看中王某尚有余力,好收罗过去,以备不时之需。可恨王某殚竭力,那个倾心相助的人到底还是共得患难,却享不得鸿福;可笑王某提拔了一拨又一拨的人才,临了危难,却连个诉衷肠爹心人也无;更可叹王某出身大家,然这辈子飘来荡去,只怕到死也无一处安身之地。

    她不知自己是何时转了身,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微微颤悠:你,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他们遭到报应的一天。

    他看着她,目光沉沉,容颜戚戚:姜瑶,你是王某最对不起的人,也是这世上唯一对王某诚心诚意的人。从相识到现在,你从未想过在王某身上得甚好处。便是王某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哄诱,你也依然兑现诺言,冒着命之忧到天牢看视,甚至对王某的斑斑劣迹,亦一笔勾销。你这样的人,王某此生再也遇不上了。王某真是羡慕嬴湄,那些天地间至真至纯的女子,怎么都给她得了去?姜姑娘,王某此翻前来,不求你宽宥,也别无它想,惟望姑娘一切安好。

    她的眼眶没来由的湿了,低低曰:公子,过往种种,姜瑶并不怨谁,你又何必添堵?你我相识一场,既然做不得亲朋,那就做擦肩而过的路人吧。

    他的眼倏然明亮:姑娘,你,你真不怨恨王某了?

    她望着他,慎重含颔。

    他的面上露出孩童般干净的笑。旋及,他弯下腰,拾起地上的稻梗鸳鸯,小心翼翼道:姑娘,这个可以留给王某么?

    她着实有些苦恼,暗想自己此刻同意,会不会出尔反尔?然到底是耐不住他渴求的眼,又想着那东西不值钱,遂大度点首。

    《高处不胜寒》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botazo.com/books/402324/
上一章        高处不胜寒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